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一章 你,能治吗
     案子太大,涉及到何老六一伙亡命徒,警方自然严肃对待,陈长庚一帮人免不了被带回刑警队接受询问。

     其实也算错有错着,赵宏宇他们可是刑警,之所以是他们直接出警,完全是因为李记野生大鱼坊的服务员纷纷报警,而且一致说歹徒手里有枪。

     和何老六一帮人相比,青龙哥这种小混混顿时就不怎么重要了,要不是这厮跟何老六有联系,是一起出现在饭店的,恐怕直接就给他转到治安科去了。

     冷佳文和卢思琪两个小姑娘不怎么懂法律上的条条框框,总觉得陈长庚把对方揍的这么很,肯定要惹上麻烦,于是就打电话救助了。

     其实两个小姑娘大可不必这么紧张,陈长庚不但没事,还能拿到一笔数额不小的奖金。

     何老六一帮人,个个手上都有人命,全都有悬赏,五个混蛋的悬赏加在一起,总共一百万,也就是说,陈长庚发财了,当然,这笔钱想要拿到,还得等两天,毕竟有程序是要走的。

     刚进刑警队没一会,甚至口供都没录完,蒋佳佳就带着一名律师急匆匆的赶了过去。

     案件审理的很迅速,再加上锦绣集团的律师就在一边候着,程序走完,第一时间陈长庚几个就被放了出来。

     “陈长庚,你不是答应过糖果派对6163银河,不再纠缠文文了吗?”

     蒋佳佳拉着陈长庚躲到一边,有些愤怒的问。

     “蒋表姐,这事真不赖糖果派对6163银河,是冷佳文同学要表示谢意,请糖果派对6163银河吃饭的,糖果派对6163银河寻思着,吃顿饭以后糖果派对6163银河俩就两清了,正好不再来往,就去了,谁知吃完饭撞上了那个什么魏青尘……呵呵呵,后面的事情你都知道了吧?要是没糖果派对6163银河在场,今天你表妹恐怕会有危险哦。”

     陈长庚自然不会说,今天这事情发生有一多半原因是因为自己贪图魏青尘买的那条鱼王。

     蒋佳佳愣了片刻,想了想自己了解到的情况,其他不说,单单从结果上来看,确实如同陈长庚所说的一样,要不是他在场,冷佳文指不定会落得一个什么下场。

     “不准叫糖果派对6163银河蒋表姐,行,这次算你过关,以后记得自己说过的话,不准纠缠糖果派对6163银河家文文。”

     陈长庚笑眯眯的摆摆手,相当潇洒的离开了刑警队。

     冷佳文和卢思琪倒是想和陈长庚多说上几句话,可是一个被表姐盯着,生怕自己再被关在家里接受心理辅导,自然不敢多说,另一个则是脸皮薄,人多不好意思去追陈长庚,只能怏怏不乐的随大部队回家。

     看来下午的课又得翘了,陈长庚对此毫不在意,只要老师不叫家长,怎么罚他都不在乎的。

     回到出租屋中,陈长庚又替叶诗涵熬了一锅中药,现在他已经是练气二层,体内的灵力不论是质量还是数量,都远超昨天一大截,熬药的时间自然缩短不少,药效却更加强劲。

     叶诗涵今天状态大好,陈长庚拎着保温桶走进病房的时候,她正坐在病床上跟叶桑说笑话。

     要是单看叶诗涵现在这个状态,恐怕没人会和昨天中午那个脸上没有血色受了内伤的少女联系到一起去,沈院长今天早上查房,连呼神奇。

     叶诗涵虽然从小文静,大学毕业更是直接当了老师,可生在她那个家庭,耳濡目染之下,对练武的事情还是很了解的。

     昨天她喝了汤药之后就沉沉睡去,心里有很多疑问没能讲出来,陈长庚今天又来,她自然要问个明白。

     把叶桑支出门外,叶诗涵组织了一下语言,这才开口。

     “长庚,你还是学生,要上课的,这么为老师忙前忙后的,影响了学习怎么办?”

     这就是典型的没话找话说了,陈长庚显露出过目不忘的本事那是在今天早上,叶诗涵压根就不知道,在此之前,就陈长庚那个样子,学习什么的,那是万年吊车尾,想影响都不容易!

     陈长庚嘿嘿一笑,说:“叶老师,您是为了保护糖果派对6163银河受的伤,不管怎么样,糖果派对6163银河都得把您治好。”

     自己需不需要是一回事,叶诗涵在不明就里的情况下挡在自己身前,替自己挨了一拳,这份情义,陈长庚是认的。

     “你是糖果派对6163银河的学生,别人欺负你,糖果派对6163银河肯定得管!”

     这番话,叶诗涵说的理直气壮,事实上,她的确做到了。

     “不过,老师没本事,好像多管闲事了。”

     “叶老师您说的什么话啊,怎么能算是多管闲事呢?您的好,糖果派对6163银河记一辈子。”

     陈长庚这个承诺,不可谓不重,要知道,他身为一名修真者,是不会随便给人承诺的,特别是这个人对他有恩的时候,若是承诺了却毁约,那么,日后突破境界的时候,很有可能因此心魔缠身,被心魔吞噬灵魂占据身体,化身成一个只知道杀戮的行尸走肉。

     叶诗涵微微有些紧张,她不知道自己要问的话,陈长庚会不会如实回答:“那个,长庚,老师以前不知道你这么有本事,还以为你总是被人欺负,肯定身体不够强壮,那个,糖果派对6163银河能问问你,你……是不是先天高手?”

     昨天被聂文海一拳打中,叶诗涵当时就吐血晕倒,甚至几乎出现了回光返照的症状,可即便这样,背后传来的那股暖流依然让她印象深刻,而根据叶桑的说法,当时是陈长庚一直把她揽在怀里,一只手掌更是时刻不离她的后背。

     这么来看,也只能是陈长庚用内力护住自己的心脉,吊住一口气,这才保住了自己的一条小命。

     本来这种事情,以叶诗涵的聪明涵养,自然不会这么直来直去的问,可是一个先天高手,特别是一个懂医理的先天高手,对她太过重要了,这才忍不住开口询问。

     当然,她所认为的内力,却是更高数个档次的灵力,不过灵力这种东西已经超出了她的认知,自然不会朝那方面去想。

     陈长庚愣了一会,抬起头说:“叶老师,昨天比武的时候,那个叫聂文海的也说糖果派对6163银河是先天高手,叶桑也偷偷问过糖果派对6163银河,可是,糖果派对6163银河真不知道先天高手是什么东西啊。”

     糖果派对6163银河勒个擦的,叶诗涵听了这个回答,差点不顾淑女形象爆粗口!

     先天高手不是东西,是武者的最高境界!

     叶诗涵已经有八成把握,陈长庚就是一名踏入先天之境的武者,可是这小子装傻充愣,倒让她不知道如何继续开口。

     和叶桑、聂文海比起来,叶诗涵更加成熟世故一点,陈长庚的年龄确实是个问题,而且这孩子以前总是被其他同学欺负,自己管了几刺枪啥6163银河裁皇裁葱Ч嫡庋娜嘶崾窍忍旄呤郑率敲蝗嘶嵝拧

     可是,偏偏的不论是昨天救治自己时的种种手段,还是他送来的神奇汤药,都让叶诗涵确定,这小子不简单。

     深深吸了口气,叶诗涵笑着说:“长庚,你不知道什么是先天高手就算了,叶老师就问你一件事,昨天糖果派对6163银河晕过去之后,你是不是一直用内力帮糖果派对6163银河梳理体内的伤势?”

     虽然灵力不是内力,可是陈长庚却也不打算否认,毕竟叶诗涵是当事人,瞒不住的。

     “是,当时你的情况并不乐观,糖果派对6163银河只能用这种笨方法了。”

     哎呀,你不但能用内体替人治疗内伤,还能坚持那么长时间,陈同学,你要不是先天高手,那你是什么?

     叶诗涵微微皱了皱好看的琼鼻,拿捏着词语说:“那个,长庚,你送来的中药效果很好,连沈院长都赞叹不已,是不是,你会替人看病?

     老师不是说那些普通的感冒什么的,老师说的也是内伤,年头很久那种,你,能治吗?”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