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二章 两件事
     叶桑听说堂姐没有危险,一颗心才从嗓子眼里落下去,可是沈院长说的宗师级前辈……难道是陈长庚?!

     从堂姐出事开始,直到她被送进急救室,只有陈长庚和她接触过,就连自己拉着堂姐的手,都被陈长庚赶开,如果真的有救治堂姐内伤的高手,必定是陈长庚无疑!

     而且,在小树林里比试的时候,大师兄可是喊过一声先天高手的。

     狐疑的看了看一脸疲惫的陈长庚,叶桑也不说破,只和沈院长说没有什么高手出现。

     沈院长一脸迷茫,嘴里不停的说:“不可能啊,肯定有高人出手替诗涵这丫头治疗内伤的……”

     躺在病床上的叶诗涵睡的很沉,陈长庚和叶桑相顾无言。

     即便是脸色惨白,叶诗涵也算得上是个美人,细微的呼吸,让她的鼻翼轻微的开合,显得有些娇憨。

     “陈长庚,是不是你救了糖果派对6163银河堂姐?”

     这里是特护病房,没有其他病人,大夫护士离开之后,就剩下陈长庚叶桑两个人,所以,叶桑才开口询问。

     “不是,叶老师好人有好报,自然不会有事。”

     对于叶桑,陈长庚倒是没什么偏见,甚至隐隐有点羡慕黄子豪,最起码他出了事情,还会有叶桑为他出头,上一世,自己面对仙帝带领的一众高手,可是孤单凄凉的很。

     由于多出一千三百修真的经历,陈长庚看问题的角度和普通人多少有些不一样,这让叶桑认为,这厮是个很大气的人,毕竟面对刚刚还处在敌对关系的人,能这么态度平缓的交谈,不是一般人能办到的。

     “陈长庚,你就承认吧,你告诉糖果派对6163银河的话,糖果派对6163银河是不会说出去的。”

     叶桑显然不好糊弄,这丫头是个武痴,要不然也不会小小年纪就愿意吃苦练习正宗的八极拳,如今有个疑似先天高手出现在眼前,她可不打算就这么轻轻放过。

     不得不说叶桑够聪明,思维也够理智,这世间的事,只要把所有的不可能全都排除掉,那么剩下的那一个,不管多离谱,都只能是真相。

     在这一点上来说,叶桑可比她师兄聂文海厉害的多。

     “没什么可承认的。”

     陈长庚表情不变,很自然的伸手捏住了叶诗涵的手腕,微微眯着眼睛替她把脉。

     每一个修士,都是一个合格的医道高手,毕竟想要修炼,就必须对人体有非常清晰的认知。

     修仙,是生命的一种突破,一种不停的完善,最终目的是朝着更高级的生命形态进发。

     对人体没有极其深刻的认识,如何突破,如何完善?

     再加上陈长庚有灵力作为辅助,对于叶诗涵现在的状况,恐怕没人比他更清楚。

     叶桑瞪着一双大眼睛也不说话,静静的看着陈长庚使为,心里却在想,总要把你的真面目揪出来。

     这时叶桑的手机嗡嗡作响,是振动模式,电话里有人要来探望叶诗涵,陈长庚趁机告辞出了医院。

     叶诗涵的伤已经没有大碍,万幸她的骨头没有损伤,要不然,即便陈长庚出手,也需要花费上不少功夫。

     这就是聂文海打出那一拳最厉害的地方了,有点类似于传说中的隔山打牛,拳劲直接透体而入,练到极致,能在外表没有症状的情况下,击碎他人的内脏!

     叶诗涵被送进的是陵田市中医院,对于这种内伤的救治很有一套,伤药也是业内最好的,可是这些在陈长庚眼里,全是不入流的东西。

     身为一个渡劫期的大修士,不敢说有活死人生白骨的本事,但在治疗内伤方面,他绝对要甩出整个地球八条街啊。

     下午的课肯定要翘了,陈长庚索性去了药店,抓了些中药,买了个砂锅和保温桶,直接回了槐树街的出租屋。

     房东范姐带着嘟嘟不知道去了哪里,正好方便陈长庚熬药,一边看着砂锅里的药汁不停翻滚,陈长庚一边缓缓将灵力注入其中,这样能够激发药力,甚至能改变一些药效。

     这也是陈长庚看不上中医院那些伤药的根本原因,那些伤药再好,总不会蕴含灵力吧?

     叶诗涵的伤势,到了现在这一步,已经不适合再用灵力直接治疗了,毕竟是外物催生,只能当应急保命的手段,还是用中药调理,让她自身慢慢康复,效果最好,也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

     在城市的另一边,市郊生态园附近的啸天武馆内,一身短打的洪天旺端坐在太师椅上,仔细聆听自己最得意的亲传弟子聂文海叙述和陈长庚对战的经过。

     这位洪师傅四十岁年纪,身材高大魁梧,国字脸,浓眉大眼,整个人看起来都粗粗大大,一看就是猛将式的人物。

     洪天旺刚刚从中医院返回,叶诗涵受伤这件事,让他极度紧张,要知道,那可是叶家的大小姐,真要有个三长两短,即便有叶桑这层关系在,自己和大弟子聂文海恐怕也不会有好下场。

     还好叶诗涵的伤势并不严重,看起来像是自己的大弟子功力不够,拳术没有练到家的缘故,面对这种情况,他不知道是该庆幸,还是该郁闷。

     聂文海对师父十分敬重,详细说了一遍比武的经过之后,便躬身站在一边不再出声,任由师父微闭双目慢慢思索。

     “文海,那人不可能是先天高手,年龄上说不过去。这世间确实有天才存在,可是不管多惊才绝艳的人物,想要成为先天高手,也得三十岁上下才有可能。

     为师今年四十二岁了,也只将将触摸到暗劲的边缘,这辈子,怕是都和先天之境无缘。

     即便是你那位师叔祖,被人称为近百年来第一号的天才,也是在三十岁那一年,才突破暗劲,进入先天之境的。

     为师倒不是说你错了,你还年轻,很多奇怪的法门没有见识过,被人蒙骗了也不稀奇,等到有机会为师见到这个陈长庚,咱们再做分晓。”

     “是,师父。”

     聂文海虽然心中疑惑,可还是恭声应是,或许师父才是对的,那个陈长庚毕竟太年轻,怕是和小师妹一般大小,怎么会是先天高手呢?

     挥手让聂文海退下,洪天旺独自坐在房间里,脸上一扫刚刚的坚毅,好似瞬间苍老的了十来岁。

     如今他这一门内忧外患,当真不让人省心,师叔和人约战,对方成名已久,结果如何先不说,单单势力方面,自家这小猫两三只,都不够人家掐吧。

     本想有叶桑这个好徒弟在,看在叶家的面子上,对方不敢做的太过分,可是偏偏在这关键时候,聂文海竟然误伤了叶家大小姐,不论是非曲直,叶家不追究已经算是最好的结果了,哪还有替自家撑场面这一说?

     陈长庚,陈长庚,这一切,都是因你而起啊!

     砂锅下面的火已经关了,锅内的药汁又翻滚了一阵,慢慢平复下来。

     陈长庚小心的把药汁过滤干净,倒入保温桶中,这才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修真之人讲究念头通达,若是心里有所牵挂,自然会心魔丛生,平时不显,等到突破境界的时候,就会受到影响,应对不好,甚至会搭上性命。

     不管叶诗涵内心如何想的,在她张开双臂挡在陈长庚面前的那一刻,陈长庚就欠下了巨大的情分,这情分,怕是要慢慢还了。

     不过陈长庚并不担心,自己一个修真者,还怕还不完一个凡人的情分吗?

     拎起保温桶朝中医院赶去,今天晚上陈长庚要办两件事,第一件,给叶诗涵送药,第二件,去找黄子豪!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