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九章 输的人跪下来道歉
     正在陈长庚把马文才一步一步往沟里带的时候,教室门口走进来一个女孩。

     这女孩一张白嫩的瓜子脸,细眉大眼,琼鼻高耸,嘴唇红润,粉红的脸颊在朝阳下,能看见一层细细的绒毛,却是在家里被心理医生疏导了好些天的校花冷佳文。

     本来冷校花出场,巴结问好的人肯定要比黄子豪这个富二代还多的多,可是现在,全班同学的注意力都被陈长庚和马文才的对赌吸引了,竟然没人发现她!

     看着人群里的陈长庚,冷佳文心里五味杂陈。

     心理医生这些天的努力没有白费,最起码让冷佳文明白,自己对陈长庚没有什么男女之情,有所依恋,也不过是遇到危险被他救了,心理上自发产生的寻求保护的一种心情。

     现在又不是古代,被人救了还要以身相许,那就是开玩笑了。

     而且,家里人讲的那些道理她全都懂,也知道陈长庚这样的人大抵是不会入父亲的眼的,自己冷静下来想一想,陈长庚确实没什么能吸引自己的地方。

     再次见到陈长庚,冷佳文的心情就平静许多,不过这么多人围着他和马文才,让冷校花不由自主感到好奇。

     悄悄的走到站在外围看热闹的卢思琪身边,冷佳文拍了拍她的肩膀。

     卢思琪虽然是班长,学习成绩好,可并不是死读书的人,平时也爱跟人笑闹,和冷佳文关系最好,两人可是形影不离的闺蜜。

     “文文,你来了?身体好了吗?怎么也不提前说一声,太惊喜了!”

     冷佳文请假的理由是身体不适,在家休养,所以卢思琪才会有这么一问。

     “早就好了,没什么大事,对了,这么热闹,干啥呢?”

     自己的闺蜜这么些天没来上学,卢思琪和别人又相处不来,早就憋了一肚子的话想说。

     至于说什么,倒不是关键,只要对象正确,就行了。

     于是乎,卢思琪压低嗓子,趴在冷佳文耳朵边把这些天陈长庚发生的变化全都讲了一遍,更是着重说了暴打刘元和刚刚背英语课文的比赛,在卢思琪看来,陈长庚这种从来不学习的家伙,肯定是靠作弊才赢的,至于怎么作弊,她没看出来,这才是她最感兴趣的地方。

     冷佳文听的美目连闪,没想到,落霞山一别,陈长庚竟然做了这么多事情,他,早就不是以前那个一无是处的懦弱少年了。

     人群中的陈长庚早就看见了冷佳文,他好歹是练气一层的修士,耳聪目明,眼观六路耳听八方那是最基本的素质,不过他早早答应过蒋佳佳不会主动纠缠冷佳文,又收了人家的钱,所以只是微微冲冷佳文点了点头,却是连个招呼也没打。

     “陈长庚,这次换成糖果派对6163银河出题,只要你真的能把糖果派对6163银河指定的东西背下来,就算糖果派对6163银河输!”

     马文才一张脸早就涨成了水煮小龙虾,红的吓人,几乎要有蒸汽从鼻孔耳朵冒出来,可是大抵学习好的家伙,总会有些小聪明,于是他就想先把主动权拿在手里。

     这世上,确实有记忆力超强的家伙,这一点,马文才是知道的,可是,记忆力再好,一般来说,也是有偏重的,马文才怎么看陈长庚,都不像那种不受影响,什么东西都能记住的妖孽,所以,他准备阴陈长庚一下。

     陈长庚倒是毫不在意,大刺刺的说:“行啊,赌注怎么说?”

     马文才想都没想,说:“谁输了,谁跪下来道歉!”

     哄的一声,围观的同学瞬间炸了锅了,谁都没想到,平时看起来文质彬彬的马文才,打起赌来这么疯狂。

     马文才也是被怒火冲昏了头脑,在他看来,陈长庚即便不是作弊,也是碰巧会背刚刚指定的那篇英语课文,现在大家赌的已经不仅仅是背课文了,大家赌的是陈长庚所谓过目不忘的记忆力,这么一来,他觉得自己肯定不会输!

     陈长庚嘿嘿冷笑两声,呲着牙说:“赌了!”

     除了小胖,整个教室里,也只有冷佳文替他担心了,毕竟他可是救过冷佳文一条命的,落霞山上那种情况,冷佳文宁愿死也不愿受辱的。

     “好,有胆子!陈长庚,给你十分钟的时间,你把这张物理试卷连带答案,全都背一遍吧!”

     见陈长庚答应,马文才如释重负,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马文才拿出来的物理试卷,是昨天下午刚刚发下来的,老师上课讲了标准答案,陈长庚当时为了叶诗涵翘课了,压根没来,所以,不存在提前背下来的可能。

     “马文才,你也太卑鄙了吧?哪有让人背物理试卷的?记忆力再好,也不可能短时间内记住那么多符号和公式吧?”

     清脆的质疑声从人群外传来,大家转头一看,这时才发现,原来是多日没来上课的校花冷佳文。

     “哟,冷校花来上课了,这些天忙什么去了?”

     “冷佳文,你一走好几天,糖果派对6163银河都快担心死了,不信你摸摸,人家的胸口现在还在疼呢。”

     “冷校花,你不来上课,咱们班的男生可都没心思学习了,成绩下降,你可得负责。”

     一时间,同学们纷纷跟冷佳文打招呼,有关心的,有开玩笑的,反正透着一股亲热。

     这跟冷佳文平时从来不端锦绣集团大小姐的架子有关,相对于其他富家女来说,她还算平易近人的。

     可是,马文才不高兴了。

     本来,自己好不容易把陈长庚骗住,让他背诵不可能背下来的物理试卷,结果冷佳文一出场,就发出了质疑,冷校花在班里的号召力可不是盖的,眼瞅着这事要黄啊。

     马文才承认,冷佳文也算是女神一枚,可是,在他心里,只有叶老师才是膜拜的偶像,为了叶老师,也顾不得校花的感受了!

     “冷佳文,这可不是糖果派对6163银河卑鄙,是陈长庚他自己答应的,不信你问他。”

     到了这一步,马文才不可能后退了,在他想来,即便陈长庚在记忆方面有特长,那也是需要时间的,十分钟,一整张物理试卷,包含了大量的符号和公式,他说什么也不可能背下来!

     “好了,别扯淡了,糖果派对6163银河跟你赌就是了,来来来,把试卷拿来,糖果派对6163银河看一遍。”

     陈长庚倒是不觉得有什么问题,要知道,他记忆东西,靠的是神识扫描,记住的东西,好像电脑里储存的照片一样,背诵英语课文还是物理试卷,区别真心不大。

     冷佳文见陈长庚这么不知好歹,气的直跺脚,索性也不再说话,自己好心好意帮忙,这家伙竟然不知道领情,肯定是这段时间春风得意,嘚瑟起来了,让他吃点苦头,他才会明白,这个世界不是围着他一个人转的!

     高一三班的学生见陈长庚竟然接受这样的挑战,一时间也顾不得跟冷校花寒暄,全都纷纷给陈长庚打气,让他抓紧时间把物理试卷背下来,要知道,刚刚约定的只有十分钟。

     马文才一眼不眨的盯着自己手机,上面已经被他弄出来一个小小的计时器,从物理试卷交到陈长庚的手里开始,他就已经计时了。

     陈长庚拿起试卷全神贯注的看了起来,满试卷的符号和公式,用神识扫描起来确实比英语课本吃力一点,可也仅仅是一点。

     五分钟不到,陈长庚就把整个试卷扫描完了,然后淡定的扔给马文才,说:“糖果派对6163银河记完了,咱们开始背诵吧!”

     马文才脸色一变,马上又恢复了正常,嘿嘿冷笑起来,说:“陈长庚,你就装逼吧,糖果派对6163银河倒要看看你能背下来多少!”

     陈长庚也不跟他斗嘴,自顾自的开始背诵:“一定量的气体在某一过程中,外界对气体做功,气体内能减少,传递热量为Q……”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