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三章 迂回一下
     正在这时,见冷佳文犹豫不定的魏青尘又开口说话了:“两位同学,一起吃个饭相互认识一下而已,又什么可为难的,总不至于这种小事还要先问问父母吧?”

     魏青尘也是从十来岁的年纪过来的,深知这个年龄段的家伙请将不如激将的,于是就说了这么一句。

     陈长庚这会心思全在怎么吃到鱼王上面,顺口就答应了:“行吧,糖果派对6163银河跟你们一起去坐坐。”

     他这么说完全是觉得,哥们一个前渡劫期大修士,现炼气期小高手愿意跟你们这帮凡人坐一个桌吃饭,你们祖坟上冒青烟了。

     可是这话听在魏青尘一帮人耳朵里,就不是那个味道了。

     魏青尘的这帮同学全都已经步入社会,深知讨生活的艰难,这么一来,面对昔日的同学现在的魏少,一个个多少都存了点巴结的心态。

     倒也不是说他们有多低劣,人性而已。

     可是陈长庚在他们眼里,那就是一个穿着打扮相当一般的高中生,和一身名牌器宇轩昂的魏少比起来,这小子就是个活脱脱的小苦逼。

     魏少的意思那是清楚明白的,人家想要邀请的是冷佳文这个小美女,顺便邀请陈长庚无非是场面上客气一下。

     这种时候,但凡有点脑子的人就应该帮忙劝劝冷佳文,让她留下来,至于自己,赶紧说有事情要办,早早的离开才是正经。

     你这么大刺刺的答应下来,还真等着一起上楼吃饭啊?而且,你这个态度很有问题,魏少什么身份?你什么身份?真是没有一点教养!瞬间,连带魏青尘在内,好几个人的眉头都皱了起来。

     卢思琪见陈长庚一口答应下来,也跟着笑眯眯的点点头,拉着冷佳文的手说:“听说楼上包间很别致,糖果派对6163银河都没见识过,咱们一起上去看看吧?”

     魏青尘听了这话,刚刚因为陈长庚带来的不快立马消失,看看,这才是会做人呢,这么说的话,糖果派对6163银河家佳文不就顺理成章的留下来了吗?

     果然,冷佳文看了看陈长庚和卢思琪,只好也跟着点点头,答应了。

     一帮人说着闲话,相互客气着上了二楼包间,半路上卢思琪故意落在后面,小声问陈长庚:“你就那么想吃鱼王?刚刚你可吃了不少东西了,再吃肚子要爆炸的!”

     这小丫头不傻,甚至比冷佳文要聪明的多,自然看出来陈长庚是冲着鱼王才留下来的。

     陈长庚嘿嘿一笑,说:“哥们糖果派对6163银河天赋异禀,整条鱼王全都包圆了都行!”

     “吹牛皮不报税啊你,猪也没你吃这么多!”

     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卢思琪不再搭理陈长庚了。

     其实,这些日子来,卢思琪对陈长庚非常的好奇,而且有越来越好奇的趋势。

     先是一改软弱的表现,逆袭暴打了整天欺负他的刘元,接着和学校里有名的富二代黄子豪对阵,听说和黄子豪请来的功夫高手打了一场还不落下风。

     以前可没看出来这家伙有这么厉害啊?即便他真是深藏不露的武林高手,可是,一直被刘元他们欺负戏弄算怎么回事?

     别说陈长庚没有反抗,这小子反抗了好多次了,每次都被刘元用更加爆裂的手段镇压,这些事情,都是卢思琪看在眼里的。

     这一点,在卢思琪看来,压根就解释不通。

     今天早上,更是让人大跌眼镜,这家伙竟然还有过目不忘的本事!可是,你既然这么牛逼,为什么以前不好好学习?为什么每次考试,成绩都是全年级倒数几名?

     因为这些事情,陈长庚在卢思琪的眼里显得格外神秘,总觉得这家伙身上有很多谜团。

     其实,卢思琪不知道她有这种想法,是非常危险的。

     女孩子喜欢上某人,很多时候都是从好奇开始的。

     进了二楼的包间,果然环境更加富丽堂皇,巨大的窗户正对着一个人工湖,打开窗子,微风习习,顿时觉得心情大好。

     一张圆桌摆在包间正中间,能坐下十来个人,华夏的酒桌文化,在座次上很有讲究,什么身份坐在什么位置,那是大家伙进门的时候,就明白的。

     “来来来,女士先请,佳文,你坐这里,卢同学,你坐在佳文的旁边。”

     今天是魏青尘做东,他自然就是主人,于是殷勤的给冷佳文和卢思琪两个小美女安排座位。

     这也是魏青尘故意的,女士优先是所谓的国外绅士做派,很受没见过世面的小女生青睐,他自然要拿出来秀一秀。

     其实国内现如今这种说法也很普遍,只不过有长者或者大人物在场的话,自然是要先让年长者或者大人物坐下,其他人才能入席,两种情况也只不过是传统文化使然,倒也说不上谁比谁更先进,更文明。

     要是有人非要强调,男女平等女性解放什么的,完全没有必要,男女都平等了,你还在乎谁先坐在餐桌旁吗?再说,男女平等很重要,尊老爱幼重不重要?

     总而言之,陈长庚对魏青尘的这番做派很不感冒。

     魏青尘安排座次带有很明确的目的性,他让冷佳文坐在了主位右边,这个主位指的是正对着屋门的那个座位,这里肯定是他魏少要坐的,这么一来,冷佳文就跟他挨着了,右手边是卢思琪,其他男人只能干瞪眼,想拉近距离,没有机会了。

     除了陈长庚三人之外,在场的都是魏青尘的同学兼好友,自然看出魏少的想法,一个个都准备配合,甚至有机灵的,都已经想好等会怎么在饭桌上抬高一下魏少的身份,让那个叫佳文的小美女知道知道,什么才是浊世翩翩佳公子。

     相对于他们这帮人来说,陈长庚三个是客,要先安排坐下的,冷佳文和卢思琪都已经就位了,魏青尘皮笑肉不笑的冲陈长庚说:“这位小兄弟,要不你挨着佳文坐?”

     他这话纯属是在客气一下,在他看来,自己这帮人个个穿着打扮都不简单,自己更是一身国际名牌,这么强大的气场,眼前这个一看就是小苦逼的高中生怎么敢往主位上坐?

     对了,话说糖果派对6163银河家佳文怎么会和这种屌丝混在一起?等会一定要好好问清楚。

     谁知陈长庚很实在的点点头,说:“那行吧。”

     说完,施施然的走到冷佳文旁边,坐了下来。

     包间里一时冷场了。

     别说是魏青尘了,就是其他人,心里也在破口大骂!

     你这么一个小屌丝,一身廉价的运动装,运气好跟着糖果派对6163银河混到这么豪华的地方蹭口饭吃,老老实实坐在靠门那个最不起眼的位置就对了,怎么还敢坐主位?你不怕等会吃了不消化啊?

     魏青尘的脸上表情很精彩,这主位是他自己开口让出去的,自然不能再抢回来,在他想来,肯定是陈长庚这个小苦逼压根就没参与过正式的饭局,这些饭局上的道理他肯定不懂!

     自己这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啊!

     冷佳文和卢思琪都是清楚饭桌上这些规矩的,可是等她们反应过来,陈长庚已经坐下了,总不能把他揪起来吧?于是,两个美女只好跟着装小白,闭上嘴不说话。

     “坐,坐,大家都坐。”

     魏青尘一脸苦笑,招呼众人入席,主位被占了,他只能坐在陈长庚的左手边,这么一来,他和冷佳文之间就隔着一个陈长庚了,好多亲热点的话,没法说了,唉,自己跟这么一个小苦逼客气什么啊!

     在座的人里,不乏阿谀奉承之辈,其中有个胖子跟魏青尘关系最好,这货见魏少吃了瘪,就寻思把陈长庚给弄走,不然魏少这顿饭,估计是吃不好了。

     当然,他不能直接撵人,他打算迂回一下。

     胖子站起身,笑眯眯的说:“魏少,鱼王还得等会才能上桌,咱们是不是老规矩,先喝一个?”

     说着,胖子从随身携带的包里拎出一瓶五十三度的飞天茅台,顺便冲魏青尘挤了挤不大的眼睛。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