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7、张小强(求收推)
     和郝主任下楼之后,赵长生才发现不光二楼,一楼也是监控遍布,而且装修工人中掺杂着不少西装革履的人物,看样子都是安保人员。

     “对了,之前和秦叔叔说好的糖果派对6163银河要到他公司上班,他也说是保安,不知道是不是这种,真帅气!可就是工资太坑爹了。”心里想着,赵长生无聊地转来转去。

     郝建国也是长生走一步他就跟一步,生怕赵长生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

     自己的东西不多,两床被子一包衣服,已经全部都被人送来了,赵长生实在想不到有什么事可干,转累了就和郝主任躺在椅子上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

     好不容易到了下午四点半,期间郝主任接了好几个电话,都直言自己有重要事情,让人别来烦他,这让赵长生受宠若惊。

     不过最后一个电话郝主任面露喜色,不断地说着是是是,挂掉电话郝主任站起来说:“走吧长生兄弟,秦总让糖果派对6163银河现在去福满楼!”

     坐在车,赵长生看着郝建国想到:“这老小子,陪糖果派对6163银河到现在也不觉得厌烦,不过刚刚打电话的那一瞬间流露出的表情还是出卖了他。看样子还是秦叔叔的面子大啊!”

     自己就是个大学毕业生,早上还在找工作呢,下午已经让国内百强公司大管家当自己导游兼司机,想想人生还真是处处充满惊喜呢。

     福满楼,松南市区最大的饭店,曾经一度接待松南市政府各类大型活动,在当地口碑不小,是标志性建筑!

     “秦总,糖果派对6163银河来了!”三零二包间,郝建国敲开门进房点头哈腰地说着,满脸堆笑。

     “哈哈哈,来来来快请坐!”秦刚绕过郝建国大笑着跑到赵长生面前,拉着赵长生到自己旁边。

     场面一度非常尴尬,秦刚完全不理会赵长生和郝建国的尴尬,拉着赵长生的手说:“怎么?是不是郝主任照顾的不周到?长生你放心,糖果派对6163银河这就收拾他!”

     对于还沉浸在百年古宅的赵长生来说,这才理解为什么秦刚大手一挥给了自己一万六一个月。有钱人的世界真不懂!

     “哎别,不是秦叔叔,郝主任挺好的,真的!”长生一把拉住秦刚,双手一滑扯断了秦刚手腕上的檀木手串。

     “哗啦啦……”

     珠子散落一地。

     “小子你……”郝建国气急败坏地指着长生。

     “这手串是秦总在中原大相国寺捐资三十万之后,庙里一位高僧为了感谢秦总,亲自开光祈福了这串檀木手串。据说有护主和辟邪的作用,现在被你这么一抓,你你你……”

     赵长生一听,明白闯了大祸,加上秦刚暴喝一声,吓得慌忙蹲在地上捡佛珠!

     秦刚开口说:“起来吧!当时禅师和糖果派对6163银河会救糖果派对6163银河一劫,今天晓敏不是正好一劫么?没事,起来吧!”

     拉着长生起来,秦刚冷眉竖眼地对着郝建国吼道:“正事不干,谁要你那么多废话,给糖果派对6163银河接张队长去!”

     “是是是!”郝建国明白这时候在这里肯定是受气包,逃似的离开这里。

     “长生呐,下个月月初糖果派对6163银河公司有个明星企业评比活动,你也知道生意人嘛,总得追求那点虚名,到时候那套流程你得记下来,要认真学习啊!”

     望着秦刚毫不做作的神情,赵长生点点头表示明白。

     等了没一会郝主任就领着张队长来了,后面还跟着个十六七岁的非主流。

     “张队,赏脸赏脸!”秦刚一路小跑,到让张队长显得拘谨了些。

     “秦老板客气了,今天唐突,把儿子给领来了,你看这……”

     “欢迎欢迎,上阵父子兵,糖果派对6163银河秦某无上光荣啊!”呵呵笑着拉张队长父子俩坐在自己的右手边,秦刚吩咐郝主任上菜。

     一直没有说话的张队长儿子眼睛直勾勾的看着赵长生,这给长生的感觉是要搞事情啊。自己还是小心点!

     果不其然,他开口:“爸,也不介绍下这是谁啊?”

     “呵呵,这是赵长生,今天见义勇为救了秦老板的女儿,这不咱爷俩这顿饭就是蹭他的,长生,他是糖果派对6163银河儿子叫张小强!对了,糖果派对6163银河叫张忠强!”张忠强笑呵呵地说。

     “晕,好任性的名字!”不过赵长生没敢说出口,仅仅对着张小强微笑道:“你好!”

     “嗯,大哥在哪高就啊?”张小强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

     “严肃点,糖果派对6163银河看你小子又皮痒!”张忠强有些微怒。转而对长生说:“这小子今天又逃课半天,不是老师打电话给糖果派对6163银河糖果派对6163银河根本不知道,玩那个什么《传奇》游戏玩的都迷了,怎么说都没用!”

     “传奇?”赵长生脸色一变,随即恢复正常!

     “怎么你也玩?”张小强捕捉到了长生表情的变化。

     “嗯。”开玩笑,自己和室友曾经连续一个星期在网吧包夜,为的就是一根裁决之杖,如果不是打到了,赵长生还会继续坚持,据说五月份又出了新衣服,只是赵长生一直忙着找工作才没有继续玩。

     “不是七级吧?因为怕花钱对吗?”张小强嘲讽人的本事有一套。

     “确实不是!”赵长生微笑着点点头。

     “唉,乡巴佬!”张小强两句话就对赵长生失去了兴趣,这让赵长生觉得好险,看样子张队长教育儿子的水平确实不怎么样。

     说话间,满桌的菜已经全部上齐了,山珍海味无所不有,青菜豆腐样样不差,几乎满足所有人的口味。

     长生对着一盘宫保鸡丁已经跃跃欲试了,这时候郝主任开口:“各位来点什么酒?”

     “不来!”赵长生和张队长意见几乎出奇的一致。

     “算了老郝,中午定下来的!来来来,大家以茶代酒先走一个!”秦刚端起茶杯。

     “预祝二位事业进步,财源滚滚!”秦刚说完一仰脖子喝完。

     “秦老板,糖果派对6163银河要是财源滚滚反贪局该找糖果派对6163银河麻烦了,再说糖果派对6163银河是返聘,事业上也没什么希望,糖果派对6163银河就祝自己身体健康,儿子懂事就行。”

     张队长端着茶和张小强碰了一下,张小强难得的没有胡说,对于父亲他还是畏惧的,和面对祖玛教主差不多,看见只有跑!

     席间赵长生大快朵颐,可吃的仅仅是宫保鸡丁和西红柿炒鸡蛋这些小炒,对于牛羊甲鱼大虾等一概不动,秦刚看的暗暗点头。

     “长生呐,明天早上就上班了,今晚早点休息,对了,如果你有时间就帮糖果派对6163银河给那两颗山楂树浇浇水吧,虽说有园丁,但糖果派对6163银河怕他们毛手毛脚的!”

     秦刚一边吃着菜,一边随意吩咐道。

     “行,糖果派对6163银河回去就浇水!”赵长生没放在心上,依然快速地伸缩筷子。

     PS:这四天以来一直左下腹疼痛,初步怀疑是慢性结肠炎,不过还是保持了一天两更的最低标准,只是迟迟没有签约站短使糖果派对6163银河几乎放弃了写下去的念头,现在去医院,不过糖果派对6163银河会坚持住两更的。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