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十九章 红颜殒命
    大地之子克林没料到李言这一刀威力的如此强大,竟然一举将他凝聚成的土龙击溃。另外一条攻向那名本体异能者的土龙,在对方付出不轻的代价之后,也被他从中间轰成了两截。

     同时凝聚两条土龙,已经是克林的极限了。土龙被灭,那名本体异能者再次朝克林冲了上去。一直尾随在最后的那辆车上的人,也趁这个时候如同幽灵一般,双手握着一把武士刀,速度极快的冲向了克林。

     “FUCK!”

     克林大骂一声,再也没有了先前的淡定从容。或许论单人战斗力,他是现场这些人当中最强的。可那名本体异能者也不弱,还有拿着武士刀,如同幽灵一般的矮个子男人。

     敢在这种情况冲出来,武士刀男人相比再弱也弱不到哪儿去。

     克林毫不迟疑,拿着七号转身就跑,几个呼吸的时间,就消失在了黑暗中。

     一天当中使用了两次杀生,李言此刻也很不好受。尽管有佛修之法压制,百万怨灵仍然冲击的他脑袋像是要炸开一样。

     斩出了那一刀之后,李言的身体同样被血煞反噬之力,冲的受了不轻的内伤。

     他与杀生以心血相连,每次动用杀生,必然会以他的心血为引。

     这也是为何使用煞器,会有后遗症的根本原因。

     狠狠的向克林离开的方向看了一眼,李言提着杀生捂着胸口,踉跄的朝窦仙儿跑去。窦仙儿被土箭射中了左肩,又硬生生挨了土龙一击,被轰飞出十几米。

     此时她满身是血的躺在地上,生死不知。

     “仙儿,你这么样?”李言强忍住脑袋里的晕眩和胸口的伤势,来到窦仙儿旁边,将她一把搂在怀里颤声问道。

     “仙儿!你醒醒!窦仙儿!”窦仙儿脸色苍白如纸,嘴角不停往外涌着鲜血。被李言搂在怀中,窦仙儿气若游丝,在李言的大声呼喊下,好不容易才艰难的睁开了眼睛。

     “撑住!糖果派对6163银河马上带你去医院,你一定要撑住啊!”李言双目赤红,颤抖着右手不停擦拭她嘴角的血迹,可怎么擦也擦不干净。

     “李言...你要...咳咳...活着...回去。”窦仙儿望着李言,声音微弱之极,李言差点都听不清楚她在说什么。

     窦仙儿艰难的扯了扯嘴角,一句话没说完,又咳出了两大口带着内脏碎屑的血水。

     “仙儿,你别说了,糖果派对6163银河这就带你回去!带你回家!”李言一时没忍住,一滴眼泪在窦仙儿的脸上碎裂开,他紧紧搂着窦仙儿,紧紧搂着。

     “糖果派对6163银河...不行了。吕颂...他应该...也出事了。你要...小心...事务。”窦仙儿使劲咽了咽从喉咙里涌出的血水,痛苦的伸出手似乎想要去抓住李言。然而她受伤实在太重,这句话还没说完,脑袋就轻轻往旁边一歪,彻底失去了生气。

     “仙儿!窦仙儿!你不要死啊!糖果派对6163银河一起出来,说好了要一起回去的!”这一刻,李言感觉心里猛然一空,眼泪再也控制不住,大颗大颗的掉了下来,每一滴眼泪,都惨然的碎裂在窦仙儿脸上。

     他跟窦仙儿认识的时间不长,相处的日子更短。可是,他已经从心底里认可了这个朋友,这个伙伴。

     李言低头望着失去了生机的窦仙儿,感觉她手把手教自己用枪,贴身教自己格斗,就好像是昨天才发生的事情一样。

     他记得在天府郊外那个废弃的工厂里,在他险些被蝎子一脚踩碎脖子的时候,是窦仙儿一声娇喝,用精神针刺救了他的命。

     可如今,无论他怎么呼喊,怎么努力,窦仙儿已经睡了过去,再不会对他回应了。

     “啊!”

     李言搂着窦仙儿慢慢变冷的身体,忽然仰天长啸,声音凄冷,如同杜鹃泣血。

     “言,节哀顺变,她已经走了。”李言长啸完了,珍妮弗才恢复成人类模样,小心翼翼的走到李言旁边,轻轻捏了捏他的肩膀安慰道。

     李言呆坐在地上,就这么搂着窦仙儿的尸体,眼睛有些空洞,像是失去了焦距一样。

     加上胖子,窦仙儿已经是第二个他亲眼看着离开的朋友了。

     珍妮弗想安慰李言,可张了张嘴,又不知该说些什么。干脆就这样陪他一起,坐在他身边看着被他搂在怀里的窦仙儿。

     “她应该是你的同伴吧,刚刚她说的话糖果派对6163银河也听见了。你和他,还有她刚刚说的吕颂,应该都遭遇到了伏击。糖果派对6163银河猜,应该是你们内部出现了问题。”珍妮弗抬头望了望夜空,转头看着李言说道。

     搂着窦仙儿的李言眼神闪烁了一下,虽然仍旧沉默着没有说话,但也不像刚才那么空洞了。

     就算没有窦仙儿的提醒,李言也猜到了有人走漏消息。

     “杀死她的不只是克林,还有那个出卖你们的人。”珍妮弗也不管李言心里怎么想,自顾自的说道。

     “糖果派对6163银河该走了,这里发生了这么激烈的战斗,一会儿就该有人来了。”珍妮弗又陪着李言坐了一会儿,看看时间差不多了,才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

     “你说要带她......小心!”

     刚从地上站起来,珍妮弗扭头拍拍屁股上的泥土,忽然看到一抹寒芒悄无声息的从李言背心刺了过去。关键时刻她只来得及大叫一声,一个闪身从背后抱住了李言。

     “噗嗤!”

     锋利的武士刀从珍妮弗背心刺入,这一刀穿透她的身体之后,还刺入了李言身体三四公分。还好珍妮弗那一扑,让李言的身体往旁边偏了一些,从她身体里的穿过的这一刀,并没有刺中李言的要害,只是擦着他胳膊刺了进去。

     “操!”

     李言被突然的变化吓的浑身一激灵,反手就把短刺当做暗器射了出去。

     “叮!”

     武士刀闪电般从珍妮弗后背拔出,准确的格挡在了短刺上。

     “噗!”

     这一刀抽出,珍妮弗身体被带的往后一仰,一大口血雾从她口里喷出。李言这个时候只得先放下窦仙儿,眼疾手快的抱住了珍妮弗,避免了让她摔在地上。

     “珍妮弗!珍妮弗!你没事吧,你怎么这么傻呢?”李言一只手抱着珍妮弗,另外一只手紧紧握着杀生的刀柄,心如刀绞的看着她大声呼喊道。

     “八嘎!你运气真好,如果不是这个女人,现在你已经死了!”去追克林的那个武士打扮的矮个子日本人,此时脸色有些苍白的双手握刀,贪婪的扫了一眼李言手里的杀生,丢下这句话后,如同鬼魅一般的远遁了。

     “草泥马的!老子要剁了你!”李言大骂一声,提着杀生就要追上去。他刚刚一动,就感觉有只小手无力的抓着他衣服。

     “咳咳,别追了...”珍妮弗勉强笑了笑,慢慢抬起右手,想要抚摸李言的脸颊。

     李言见她太吃力,赶紧丢掉手里的杀生,一把抓住她的手,主动把脸贴了上去。

     “傻姑娘,你太傻了。他要杀的是糖果派对6163银河!”李言紧皱着眉头,心里忽然升起一股浓浓的怜惜。

     “糖果派对6163银河...糖果派对6163银河也不知道。看到他..想要伤害...你,糖果派对6163银河脑袋里...一片空白,什么...也没想的...就扑过去了。”珍妮弗虚弱的笑笑,从伤口溢出来的血水,已经把衣服全部打湿了。

     “真是个傻姑娘!”李言用脸颊轻轻蹭了蹭她的手心,心里满满的都是感动。

     他跟珍妮弗才认识不到一天,对方竟然愿意用生命去救他,这如何不让他感动,如何不让他怜惜。

     “言...你说...要带糖果派对6163银河去...华夏...吃火锅,还...还...算数...吗?”珍妮弗越来越虚弱,每说一个字,都显得异常吃力。

     李言重重点了点头,刚被夜风吹散的眼泪,又蓄满眼眶。

     他紧紧咬着双唇,才强忍着没让眼泪掉出来。

     李言不是一个爱哭的人,自从记事以来,除了上次胖子的离开,就是今夜了。

     “言...你可以...吻...吻...吻糖果派对6163银河...一下吗?”珍妮弗苍白的脸上忽然涌出一抹羞涩,痴痴的望着李言说道。

     李言轻轻松开咬住的双唇,慢慢把头低下去,温柔的吻在了珍妮弗满是鲜血的唇间。

     珍妮弗的唇很柔软,带着淡淡的血腥味。

     一低头,在眼眶里蓄了好久的眼泪,终于还是掉了下来。

     当李言抬起头的时候,珍妮弗已经闭上了眼睛,脸上带着发自内心的满足,嘴角洋溢着幸福的的微笑。

     李言没有哭,也没有喊。就那么静静的抱着珍妮弗,颤抖着摸出一根烟含在唇间点燃,任由尼古丁飘散在伦敦的夜风中。

     香烟快燃尽的时候,远处响起了警笛的嘶鸣。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