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六章 罗盘不识路
    黄昏,距离天府四十多公里的一座大山脚下,迎来了三个不速之客。其中一人穿着一套灰色运动服,容貌俊朗清秀,嘴角总是挂着一丝若有似无的浅笑。没来由的会让人升起一种信服的好感。

     跟在他身后的两人,一高一矮,背上各自背着一个大包,看起来非常平凡,很不起眼。

     “应该就是前面那座大山了。”身穿灰色运动服的青年,正是根据周氏提供的地址寻过来的李言。他站在山脚,仔细观察了一下山脉的走势,跟后面两人说道。

     “这座山看起来稀松平常,好像没啥特别的地方啊。老鼠,把家伙拿出来看看。”高个子男人站在李言身后,认真的观察了片刻,皱了皱眉冲旁边的矮个子说道。

     被唤作老鼠的男人点点头,从包里拿出一个小巧的罗盘,对着眼前这这座大山勘定起来。他研究了将近一刻钟,选准了一个方向指了指说道:“如果真像李先生说的那样,应该在那边的阴角。”

     “走吧,过去看看。”李言点点头,带着朝老鼠指的那个方向走去。

     决定来探探周氏所说的那处煞气浓郁的古墓,李言特意让红袖帮忙找了两个水平很高的土夫子。术业有专攻,真要下墓,那可不是他所擅长的事。

     三人又继续走了将近一个小时,终于来到老鼠指的那个阴角。在山脚下还没感觉,一到这里,李言明显感觉冷了很多。被他藏在身上的中级煞器短刺,似乎也受到了某种刺激,微微颤动起来。

     “再看看。”朝四周打量了两眼,李言已经肯定了两分,这里已经很靠近周氏说的地方了。

     老鼠取出罗盘,准备再仔细勘定一番,哪知道罗盘刚拿出来,指针像是疯了一样,哧溜溜的转个不停,根本无法确定方向。

     “怎么回事?”李言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情况,脸色微微一变,严肃的问道。

     “糖果派对6163银河应该是进入了某种气场的范围,所以才影响了罗盘。按照以往的经验,罗盘不识路,一般是大凶之地才会出现。”老鼠小心翼翼的朝四周看了看,脸色有些难看的解释道。

     “科学说法,是这个地方存在某种特殊磁场,会干扰罗盘跟所有电子设备。”高个子拿出手机,果然显示这里没有信号。

     “那就应该没错了,你们看看从哪儿可以进去。不过,糖果派对6163银河可有言在先啊,这次糖果派对6163银河不是为了盗墓,糖果派对6163银河只是要找一件东西。你们只需要把入口打通,其他的就不用管了。事成之后,糖果派对6163银河会给你们每人两百万。明白吗?”在两人准备行动之前,李言又刻意交代了一番。

     如果这座山里真有某座古墓,里面必定会有陪葬品。李言可没有打算发这些死人财,他的目标,只是有可能存在的煞器。

     “放心吧,李先生。”高个子和老鼠眼睛一亮,迅速开始勘察地形,寻找入口。

     高个子绰号竹竿,他跟老鼠是天府地界上很有名气的土夫子,挖坟盗墓就跟吃饭喝水那样简单。也勉强算是混地下势力的人。

     李言的身份虽然他们不知道,不过找到他们的中间人,他们是怎么样也不敢得罪的。

     两人一直观察了将近半个小时,直到天色彻底黑了下来,才大致圈定了两个方位。按照老鼠所说,如果他没有看错,入口十有八九就在他圈定的那两处方位的下面。只是不知道过去了多少年,口子早就被泥土山石掩盖了。

     要想下去,唯独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打盗洞了。

     李言要的只是下去,至于是否打盗洞,他才懒得考虑这些。

     老鼠见李言没有意见,选定一个地方,打开背包取出了洛阳铲,动作麻利的开始打洞。他打洞的速度很快,几分钟时间,就已经打了五六米下去,更让李言惊讶的是,四周基本上看不到挖出来的泥土。

     “果然是术业有专攻啊,厉害。”饶是以李言的眼光,也不禁给老鼠的专业点了个赞。

     “李先生过奖了,老鼠这个绰号的由来,就是因为他打洞的本事。”守在洞口的竹竿脸上闪过一抹得意,谦虚的说道。

     盗洞越打越深,直到将近一个小时过去,李言和竹竿才依稀听到底下传来哎哟一声。

     “糟了。”一直守在洞口的竹竿脸色一变,赶紧凑到洞口,用手上的手电敲了敲三下,又朝洞里连续闪了三下。

     这是他跟老鼠约定好的信号,一旦上面或者下面有情况,双方就打暗号。

     “怎么了?”李言凑过来往洞里看了看,里面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到。

     他刚刚也听到了老鼠那声很轻的哎哟声。

     “不知道,可能出了点意外。”竹竿脸色有些焦急的说道。

     盗洞打了将近一个小时,按照老鼠打洞的速度,最少打了有五六十米进去。一层楼高才三米,老鼠已经打进去最少二十层楼那么高的深度了。

     “嘭-砰砰--嘭嘭砰---”

     过了将近两分钟,洞里才传来几声轻微的敲击声。

     “老鼠说已经进到里面了。”竹竿松了口气,笑着对李言解释道。

     “好,放绳子把他拉出来吧。”李言没有犹豫,按照之前商量好的方案说道。

     “明白,糖果派对6163银河这就给老鼠打暗号。”竹竿虽然也很想下去看看,不过一想到中间人的势力,还有罗盘的异状,他又打起了退堂鼓,迟疑了一下才说道。

     随后,竹竿又给老鼠打了一次暗号,把早就准备好的绳子放了下去。绳子放进去了七十多米,下面才使劲拉了拉,表示已经到底了。

     十多分钟过后,满身是土的老鼠被李言和竹竿合力从洞里拉了出来。老鼠一出来,先是贪婪的大口呼吸了几口新鲜空气,才接过竹竿递过去的矿泉水,咕噜咕噜的一口气喝了大半瓶。

     “底下什么情况?”直到老鼠缓过劲来,李言才开口问道。

     “糖果派对6163银河打洞打到底下,最后一铲子下去,下面的泥土就塌了。糖果派对6163银河从半空中掉了下去,还好不怎么高,只是摔了一跤。按照李先生的吩咐,下到墓室糖果派对6163银河没敢乱走动,糖果派对6163银河掉进去的那个地方四周一片漆黑,啥也没有。”老鼠坐在地上,一边揉着腿,一边说道。

     什么也没有?

     李言若有所思的看了老鼠一眼,无论如何,既然已经来到这儿了,怎么着也得下去看看。就算真的什么也没有,也算了了一桩心愿。

     “辛苦了,如果没什么事,二位留下两把手电还有绳子,就先回去吧,糖果派对6163银河准备下去看看。”李言倒也没想隐瞒两人,很直接的说道。

     听到李言真打算下墓,老鼠和竹竿都劝说起来。现在打的这个盗洞,很明显不是真正的入口,他们对里面一无所知,万一墓里藏着什么机关暗器,一不注意就会送命。

     更何况,李言以前从未做过这个行当,就这么下去实在太危险了。

     “两位放心,真出了什么事,也绝对不会怪到你们头上。你们回去之后,直接找中间人,到时候他会把钱给你们。”李言起身拍了拍竹竿和老鼠的肩膀,找了一根粗壮的大树,把绳子的一头绑在树上,又使劲拉了拉,确定无误后,拿着两把手电麻利的从盗洞里溜了进去。

     “真进去了?”老鼠轻轻踢了一脚趴在洞口往里面看的竹竿问道。

     “真进去了。”竹竿转过头来,肯定的点点头。

     “里面真的啥也没有?”竹竿先是谨慎的朝四周看了看,才凑到老鼠耳边小声问道。

     “的确啥也没有,不过,糖果派对6163银河觉得这个墓有些古怪,里面阴森森的,刚一进去,糖果派对6163银河就听到好多人在糖果派对6163银河耳边哭。咱们先走吧。”老鼠搓了搓手上的鸡皮疙瘩,心有余悸的小声说道。

     这一点,他刚刚可没有跟李言说。

     “不管他了?”竹竿和老鼠都是常年吃这碗饭的人,各种离奇的事情也不是第一次见了,听老鼠这么一说,他下意识的往后面挪了挪,尽量离洞口远一点。似乎下一刻就会从洞里张开一个血盆大嘴,一口将他们俩吞掉一样。

     “要管你管,这地方邪门的很。而且,这个李先生明显不是一般人。”

     “你想啊,天府地界上哪里有墓,咱们都清楚的跟自己家里一样。这个墓,你以前听说过么?糖果派对6163银河虽然只进去了几分钟,的确啥也没看到,不过底下的地砖,很明显是唐代的风格。一千多年了,这墓愣是没人找到,你不觉得很奇怪么?”老鼠见竹竿还有些犹豫,又捅了捅他的肩膀补充道。

     老鼠说的这些,竹竿略微一想,就明白他要表达一个什么意思了。哪还敢再迟疑,拿着东西就快速离开了。

     老鼠和竹竿不知道,在黑暗中,一双泛着幽光的大眼睛一直都盯着他们,只要他们有任何对李言不利的想法,恐怕他们俩现在已经变成尸体了。

     直到确定两人真的离开,月儿才现出了身形。站在盗洞旁边,可爱的小脸上满是凝重与心悸。

     作为鬼类,她对这种煞再清楚不过了。从盗洞里溢出来的一丝丝煞,让月儿这个半人半鬼的存在,都隐隐感到恐惧。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