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御花园的园丁
????“好看吗?”由于太入神,所以身后石桌上什么时候坐上一个人他都不知。听到声音聂枫才从这梦境般的美景中缓过神来。

?????聂枫疑惑的回过头去,见亭中石桌上坐着一个精瘦的但是很精神的老人,年龄大约60岁左右。这老人一身黑色的缎子衣服,脚上穿的是一双普通黑布鞋,鞋上还沾着一些泥土,身后立着一把锄头。

?????“你刚才是和糖果派对6163银河在说话?”聂枫疑惑的问道。

?????老人四下看了看,笑着问道:“这里还有别人吗?”

?????聂枫被老人的话问的一时语塞,挠了挠头尴尬的笑了笑,然后说道:“刚才只顾着看这园中的美景去了,有点走神。”

?????“噢,这院子如何啊?”老人仍然面带微笑的问道。

?????聂枫看了看老人脚上的泥土,和立在身后的锄头后,面带惊讶的问道:“你是这院子的园丁吧?这花花草草的都是你一个人打理的吗?”

?????老人听后一怔,随后发出一阵大笑:“是啊,这园子是糖果派对6163银河的,糖果派对6163银河经常来除除草,剪剪枝的。那你又是谁啊?”

?????聂枫听后满脸崇拜的走到石桌前,在老人对面坐下后说道:“难怪糖果派对6163银河看你这么大岁数了,精神头还这么好,这每天呆在这景色秀丽的院子里,心情也肯定好。”顿了一下,聂枫继续说道:“糖果派对6163银河叫聂枫,是个老太监把糖果派对6163银河带到这里等皇上的。”

?????老人听后,只是微笑着看着聂枫没有说话。

?????聂枫见老人不说话,四周看了后,小声问道:“老大爷,糖果派对6163银河问问你啊,你在这里做园丁,肯定经常见到皇上吧?他是不是很凶啊?”

?????“哈哈哈......”老人听完,再次笑了起来,笑的眼角都流出了眼泪,他从袖子里掏出手帕,边擦眼睛边问道:“怎么?你没见过皇上?那你怎么知道他很凶啊?”

?????“糖果派对6163银河来的时候,四王爷让糖果派对6163银河多吃点早饭,说皇上如果看糖果派对6163银河以不顺眼,就会让糖果派对6163银河一直跪着,不让糖果派对6163银河起来。”聂枫看了看四周,又小声的说道。

?????老人听后再次发出一阵大笑,然后说道:“皇上凶不凶糖果派对6163银河不知道,但是糖果派对6163银河倒是听说你挺凶的嘛,不仅打了八王爷家的奴才,还把四王爷家的奴才也给打了?”

?????“这你也听说过?你也认识泰鄂吗?”聂枫惊奇的问道。

?????“泰鄂?哦你说的是那个大胡子吧?”老人问道。

?????“对对,就是他,糖果派对6163银河听说他也在宫里当过差,还是个什么总管,你应该认识他。”不知道为什么聂枫跟眼前这个老人聊得很投缘。这老人能给人一种亲切感。

?????“泰鄂可是上过战场,武功很厉害的。皇上还封过他巴图鲁呢。”老人突然很认真的说倒。

?????聂枫听后,把嘴一撇说道:“老大爷,看来你是真的没见过厉害的,糖果派对6163银河和你说,你可别不信,泰鄂那样的糖果派对6163银河一个人就能打二十个。”说完聂枫一脸的自豪。

?????“哦?就你?”老人表现出一脸不相信的模样。

?????聂枫见老头不相信,从怀里掏出昨天四王爷给他的那道圣谕递给老人,说道:“诺,给你看看,糖果派对6163银河要是不厉害皇上能召见糖果派对6163银河吗?还让糖果派对6163银河做什么总管?”

?????老人瞥了一眼,桌上的圣谕,并没有拿起来,开口说道:“这个糖果派对6163银河倒是听说了,皇上想让你来教他的御前侍卫,很多人都想不明白咧。”

?????“那这御前侍卫总管,是个什么官啊?都管什么啊?”聂枫看这老人好像什么都通,就开口问道。

?????“这个嘛,怎么说呢?大清吏部根本就没有这个官职的名称,说简单点吧,就相当于是个武术教头吧。”

?????听到这里聂枫才算明白了,原来这康熙皇上只是让自己来教他的侍卫的,这个侍卫总管叫起来挺好听,其实就是个没官没品的没实权的空架子。本来还想在这里好好混,有了一定能力后,方便寻找自己的那几名队员.....

?????老人见聂枫不说话了,打趣道:“怎么了?被糖果派对6163银河揭穿了吧?”

?????聂枫有些沮丧的说道:“那倒不是被你揭穿什么,只是...。”

?????“哟,你这是嫌官小了啊?”老人笑着问道。

?????聂枫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算是吧,糖果派对6163银河倒不是喜欢当官,哎,算了和你说了你也不会相信。”

?????老人听了聂枫的话后,站起身来,甩了甩自己的胳膊后说道:“说不说那是你的事情,那信不信那可就是糖果派对6163银河的事情了。”

?????聂枫微微一笑,没有继续这个话题,他心里明白的很,自己即使自己说了自己是来自几百年后的人,也不会有人相信的。还会怀疑他的脑子有问题。

?????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老大爷,糖果派对6163银河看你刚才甩这几下子,颇有些架势啊?你也练过功夫?”

?????“老喽。”老人意味深长的发出一声感叹。他又看了看聂枫,点了点头说道:“年轻人,好好干吧。”说完老人背着手,走出了凉亭。

?????“奇怪的老人。”聂枫看着老人的背影自言自语道。

?????不一会李德全带着两个小太监来到了凉亭。漂了聂枫一眼后,严肃的喊道:“上谕。”

?????聂枫一愣,疑惑的看着李德全,不知道他又跑自己面前吆喝什么。

?????“上谕。”李德全以为聂枫没有听清楚自己在喊什么,提高嗓门又喊了一句。

?????“你瞎诈唬什么?有话就说话。”聂枫一脸不悦的对李德全说道。

?????听了这话李德全愣了好一会,才扯着他那公鸭嗓子喝道:“聂枫,你大胆。”

?????聂枫完全不明白李德全为什么会突然说自己大胆。不屑的看了他一看后,无所谓的说道:“怎么,李公公。你又皮紧了?要糖果派对6163银河给你松松?”

?????李德全听了这话,不仅没有生气,反而笑了,捏着兰花指,指着聂枫阴阳怪气的说道“好好好,你小子今天是死定了。”说完一甩袖子,快步走出了凉亭。

?????“神经病!”聂枫骂了一句,后又坐到了石凳上。而李德全刚才带来的两个小太监,此时正一脸吃惊的看着聂枫。

?????聂枫看了看面前这个两个十七八岁的小太监。暗道不就是骂李德全句神经病吗?至于把你俩吓成这样。突然聂枫想来刚才那李德全嘴里喊的“上谕”俩字,他站起身来,笑呵呵的搂住其中一名小太监的肩膀,问道:“小哥,刚才那老太监嘴里喊的上谕是啥意思?”

?????小太监听后,脸上的惊讶神色更重了。他有点腼腆的抬头看了看一脸真诚的聂枫,并不像是在和自己开玩笑,他四下打量了一下,才小声说道:“上谕,就是皇上口谕。要跪下来听的,这次糖果派对6163银河看你死定了。”说完小太监赶紧挣脱聂枫的手,重新站好。

?????聂枫听完小太监的解释后,才恍然大悟,怪不得那李德全说自己大胆呢,想到这,聂枫一脸无所谓的又坐回了石凳上,笑着说道:“不知者无罪嘛。看把你俩吓的。”

?????两名小太监都摇了摇头,不再搭理这个即将要成为死人的聂枫了。

?????过了一会,李德全垂头丧气的走了回来,斜着眼了看聂枫后,说道:“皇上说了,你摔坏脑子,失忆了,所以就不追究了。”说完这话,李德全又狠狠白了聂枫一眼。

?????听到这里聂枫立刻明白过来,李德全刚才急匆匆的是跑去康熙皇帝那里告状去了,但是显康熙皇帝没有给他好脸色。想到这里聂枫指了指李德全,不悦的说道:“好你个老阉货啊,居然去告糖果派对6163银河叼状?”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