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章:差点气死李德全
????当聂枫走进大厅的时候,屋子里的人见到这个英气逼人的美男子,都直愣愣的盯着聂枫呆了好几秒。而刚才送衣服的那个小丫鬟,或许是想起了刚才那尴尬的一幕脸又红了,头也深深的埋在胸前。

?????“哎呦,这真是人靠衣服马靠鞍啊,没看出来你还是个小帅哥嘛。”十三爷翘着二郎腿,打趣道。

?????“你看吧,糖果派对6163银河说你这衣服聂枫肯定穿着合适。”坐在桌前的福晋笑着对正在喝粥的四王爷说道。

?????“嗯,这是糖果派对6163银河去年过寿的时候皇额娘赐给糖果派对6163银河的衣服,糖果派对6163银河都没舍得穿,就让你拿来送人情了。”四王爷难得一脸笑容的说道,然后朝聂枫招了招手,:“来来来,赶紧过来先吃点,到了宫里万一皇上看你不顺眼,让你一直跪着,别饿晕过去。”

?????聂枫自从昨天来到这雍亲王府就没有对谁说个客套的话,但是此时他真的有点喜欢这个这个冷面亲王了。

?????于是他诚心诚意的一抱拳,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谢谢四爷,福晋。”

?????“哎呦,你看着小子,居然也会说这客套话嘛!”十三爷笑的调侃道。

?????“好了,好了,快坐下吃饭吧,咱四爷府虽说是讲礼数,但是没那么多的规矩。”福晋一脸慈祥的朝聂枫招了招手。

?????这简单的一声招呼,不禁让从小无父无母的聂枫感到一阵家的温暖。

?????他也打心眼里喜欢这个没有架子,温柔贤惠的福晋。后来这个叫乌喇那拉氏的女人,还认了聂枫做儿子,当然这是后话。

?????简单吃过早餐后,福晋拿来了一个假辫子,亲手给聂枫带到了头上。聂枫也没做推辞,他知道福晋也是为自己好,毕竟这是大清国的一项及其严厉的律例。

?????带好辫子后,四王爷又从袖子里掏出了一张五百两银票递给聂枫说道:“糖果派对6163银河可不像老八那么有钱,可糖果派对6163银河这钱都是干净钱,拿着吧,进宫后请手下的那帮侍卫们喝几顿酒,方便你以后差事好当些。”

?????此时聂枫才发现,这个王爷并不像历史里所说的那般冷血无情。

?????稍作犹豫,聂枫接过了银票。

?????四王爷满意的点了点头,拍了拍聂枫的肩膀说道:“去把,空闲下来常回来看看。”

?????聂枫点了点头后走出了大门.........

?????今天十三爷没有坐轿,也没有带任何随从,只和聂枫两人一人一马,不紧不慢的朝紫禁城方向而去。

?????“小子,糖果派对6163银河可听说八王爷也给过你一张五百两的银票,你可是没要的,今天糖果派对6163银河四哥给你你为什么拿着了呢?”骑在马上的十三爷突然问道。

?????沉默了一会聂枫说道:“感觉不同。”说完后一抖马的缰绳,疾驰而去。

?????“好小子。”十三爷吆喝一声,也骑马跟了上去。

?????一早的大街上,很是冷清。只有偶尔的几个匆匆走过的路人。两个一前一后,驰骋而去。

?????两人在离紫禁城门几百米远的时候,下了马。文官下轿,武官下马,这是祖制,除了皇帝没人有骑马入宫的特权。当然皇帝也不会骑马入宫。

?????拴好马后,十三爷就带着聂枫进入了皇宫。此时康熙皇上正在上早朝,但是他早早让太监总管李德全等在了乾清宫外。

?????见十三爷带着一个年轻人走了过来,李德全赶紧迎了上去。来到近前,这个满头白发的老太监就要行礼。

?????十三爷赶紧上前一步馋起李德全,说道:“行了,李公公。这大把岁数了不必拘礼了。”

?????“那老奴谢过十三爷了。”李德全一笑,脸上的皱纹都堆到一起了。

?????“这个就是万岁爷要召见的那个高手?”李德全看了一眼聂枫后,阴阳怪气的问道。显然是聂枫面无表情,不于他打招呼李德全有点不高兴。

?????“嗯,是啊,他叫聂枫,这小子脾气有点怪,李公公多担待。”说完后,十三爷朝着乾清宫方向走去。

?????李德全听十三爷这样说,满脸堆笑的对着他的背影说道:“十三爷这是说的哪的话,四爷和十三爷的人就是借老奴几个胆子,老奴也不敢为难他啊。”看十三爷已经走远了,李德全把脸一板,语气不善的对聂枫说道:“哼,哪来的小杂种,一点规矩不懂,跟咱家来把,别乱看乱说知道?”说完后转头就走了。

?????“切,什么玩意。”聂枫嘟囔一句后,转身就朝宫门外走去。

?????李德全走了几步后,转头一看,聂枫不仅没有跟着自己,而且越走越远了,这要是让皇帝知道自己把他要召见的人给挤兑走了,那还了得?

?????于是李德全赶紧转头,小跑着追了上来。本来他想喊住聂枫的,但是又怕站岗的侍卫听见笑话自己,始终没好意思喊出口。

?????但是聂枫却越走越快,眼看就要走到宫门了。无奈的李德全还是硬着头皮喊了出来:“小兄弟,你....你等等.糖果派对6163银河。糖果派对6163银河......”

?????聂枫来就不是那得理不饶人的那种人,所以在听了李德全的喊声后,停住了脚步。转过身一脸玩味的问道:“怎么的?不叫糖果派对6163银河小杂种了?”

?????“|这.....那个....这个.....”此时李德全的脸那是一阵紫一阵红,从康熙皇帝十四岁亲政,他就跟着康熙,到现在整整五十年了。在宫中谁不给他几分面子。今天却被聂枫这么一个年轻人,当着这么多侍卫的面给羞辱了。他能不气吗?

?????几名宫廷侍卫,虽然没有明目张胆的看李德全的笑话,但是纷纷斜眼偷瞄。这让李德全的脸色愈加难看。

?????而聂枫仍然是轻松的站在一旁,这时候应该是下了早朝了,大臣们三三两两的从乾清宫走了出来,李德全也顾不了那么多了,走到聂枫的跟前,尴尬的挤了挤他的那双小眼睛,满脸赔笑的小声说道:“小祖宗,咱家不是和你开个玩笑嘛!你就别生气了,刚才说的话你就权当是糖果派对6163银河在放屁,快点跟糖果派对6163银河去御花园吧。”说完一脸委屈的看着聂枫。

?????聂枫见他已经认错服软,也不愿和这么一个老家伙再去置气,微微一笑大声说道:“请李公公前面带路吧?”

?????他这话显然是给了李德全一个大大的台阶,身为这宫廷老油条的李德全哪会听不明白。瞬间他那老脸又挂上了笑容,把头一歪,问道:“那咱走着?”

?????聂枫暗道,这不愧是在宫里呆了大半辈子的,这脸说变就变,比那京剧中那变脸的都要快。想到这里,聂枫也是一笑,配合的喊了一声:“那就走着。”

?????李德全哈哈一笑,拂尘往肩膀上一甩,转头就走。原本笑着的脸在转过头的瞬间,阴沉了下来。

?????跟着李德全,七拐八拐后,在一处花园中的的凉亭停了下来。李德全对着站在凉亭两边的小太监一摆手,两名小太监赶紧弯腰行礼,倒退了出去。

?????聂枫心里明白,这是李德全这个老太监在自己面前显摆呢,他只是淡淡一笑,走到凉亭边的木长凳上坐下后,翘着二郎腿看起景色来了,没有再去理会李德全。这让李德全的脸色再次变得难看起来。

?????“在这里候着吧,不要乱走,不要乱动,万岁爷一会换下朝服就会过来。”说完冷哼一声,转身走掉了。或许是去伺候康熙换衣服去了吧。

?????聂风没作理会,仍然沉浸在这园中美景之中,这御花园内遍植古柏老槐,罗列奇石玉座、金麟铜像、盆花桩景。亭子下面的地面用各色卵石镶拼成福、禄、寿象征性图案,丰富多彩.....不远处的假山上流下一道小瀑布,水幕落人了那开满荷花的池塘中泛起阵阵白浪.....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